<div id="wqhc5"></div>

        1. 投資者關系

          investor relations

          從人口經濟學的角度看,中國企業級應用市場為何沒有爆發?

          文字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18.04.16     瀏覽次數:

            設置“趨勢評論”一板塊,期望盡可能撇開繁雜的表象,從根本上挖掘某一領域的發展邏輯,從而豁然開朗。
            本文討論企業級應用市場。德勤與中投信息發布的2017年美國獨角獸研究報告中指出,全球范圍內企業應用服務行業獨角獸數量排名第一,美國該領域獨角獸占比27%,而中國僅占1%。這也是我個人一直十分關心的問題。
            過去幾年來,“中國企業級應用市場的機會即將到來”,這樣的預判已被提出過多次,騷動一番,又歸平靜。這樣的預判首先已是不客氣的指出了過往的失利,而未來卻未必如何。中國企業級應用市場究竟出了什么問題?又能否在短時間內撥云見日?
            25年都未成就重量級玩家
            中國軟件業在企業級應用領域一直不溫不火。25年前開始的企業信息化時代就已如此。這一領域在發達國家早就是另一番天地,重量級企業軟件企業,是全球性跨國公司,且可躋身世界500強企業,例如SAP、Oracle。SAP整體業務年營收規模約260億歐元。中國上市企業中東軟、金蝶等為第一梯隊,年營收規模僅在幾十億人民幣量級,與歐美領先企業相比差距超過30倍。且中國部分軟件大企業早期得益于軟件離岸外包業務,其市場并不在國內。
            倘若說25年前,中國商界的科技意識尚蒙昧、經濟基礎也過于薄弱,那么云計算發展之后,最近10年里熱議的SaaS,似乎更適合中國企業生態——數量龐大但體量不足,較為分散的狀態。這一領域確實曾被寄予厚望:采用門檻和使用成本都更低廉、更有規模效應,邊際成本可趨近于零的SaaS企業應用應能在中國獲得光明前途,但似乎仍舊沒有像樣的成就。而歐美市場,SaaS時代已成就了Salesforce這樣的新貴(最新消息Salesforce的上年度營收突破100億美元,成為微軟、SAP、Oracle之后的第四大軟件商),還有例如企業內溝通工具Slack、BI領域的Tableau,等等。即便在最近的3年內,海外創投界仍有層出不窮的企業級應用獨角獸誕生,例如、企業社交媒體管理平臺Sprinklr。而國內創業領域層出不窮的涌現過n個以”中國的XXX”為旗幟的項目,但終究不過勉強度日。
            與技術能力無關
            前不久麥肯錫發布的中國數字化報告中指出:在與消費端關系密切的領域和政府強烈推動的領域,中國的數字化程度甚至領先于美國,且成就了多個令世界矚目科技巨頭。而相較之下,其他產業內用于效率提升的數字化投入,在中國的改善卻遲緩許多。按麥肯錫的算法,中國產業數字化程度與美國仍有3.7倍跨度。(參見:2030轉移創造45%的價值,麥肯錫提出中國數字化推動力意味著哪些機會?)
            數字化科技在中國落地發展的兩極分化,變相說明中國的技術能力并沒有問題,至少是夠用。在技術與市場兩大關鍵驅動力下,一定是市場驅動力出了問題。
            許多評論曾從中國企業的發展需求特點上分析過,為何在歐美能發展壯大的企業級應用在中國市場際遇不佳。不少分析很有道理,指出了服務所提供的核心價值與中國企業發展的核心訴求并不十分匹配。然而,在消費領域,科技公司仍能找到一條迎合國民需求的道路,從復制到創新,路越走越開闊,甚至最終超越了復制對象。那為何沒有發展出更能匹配中國企業需求的數字產品、服務或模式呢?
            下文將從更為根本的人口結構上來解釋這個問題。這里主要涉及到受人口特點影響的兩個相關狀態:第一:中國具有最為龐大的消費市場;第二:中國具有大量的廉價勞動力。
            消費市場掘金的比較效應
            眾所周知,中國具有最為龐大的消費市場。就過去這20年來,這一消費市場不但具有龐大的基數,還具有驚人的增速。中國這十幾億人口無論男女老少,富貴貧窮都需要吃喝拉撒;更重要是持續被重點提及的“消費升級“這一現象帶來了諸多消費細分市場的井噴。基數與增速結合起來,中國消費市場無疑是全球經濟增長點中最閃亮的金礦了。
            企業級應用市場與中國消費市場有何關系?不但有關系,且關系重大。這就好像兩大投資類別,資本的去向將在比較中做抉擇。對資本來說放在面前有一個顯而易見、耀眼奪目的金礦,試問誰還愿意選擇另一個命運叵測的市場?
            放眼看去,中國消費市場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上的崛起,資本的推動力毋庸置疑很關鍵:創新試錯、教育市場、競爭歷練、人才投入……背后都是巨額資本,否則絕大多數中國的創業獨角獸恐怕如今仍在小作坊階段摸索。然而,在企業級應用市場,我們看到的資本投入體量往往比消費市場小得多,被相中的項目也少得多。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資本的選擇傾向是必然的,除了部分在企業級應用市場有特殊資源優勢的資本尚可能堅持在這一領域耕耘。
            換句話說,只要中國的消費市場掘金依然強勁,這一比較效應就很難消散,中國企業級應用市場對資本的吸引力也就很難有增強。而沒有資本的鼎力相助,其發展歷程無論是從技術產品升級上,還是從市場培育上都就勢必要緩慢許多。
            企業人力成本的比較效應
            就企業的IT投入而言,與創投界資本投入一樣,都可以按投資行為來考量。創投界要看到創業項目估值增長,企業IT投資也要看到較高的ROI。
            企業級應用旨在提高效率,最終回報無外乎兩方面:獲得更多客戶以提高營業額;減少成本以提高利潤率。用同樣數量的員工獲得了更多客戶,或在營收不變的情況下減少了人力成本。與機器替代勞工一樣,數字化的深入應用,也可以理解為用軟件增效人力,最終實現提高單個員工的生產力。
            然而,中國有大量的廉價勞動力,這使得節省勞動力的經濟效用并不顯著。雖然過去10年間,工資節節增高,但并非所有行業所有崗位都有可觀增幅,許多崗位比較發達國家工資水平,仍差距甚遠。在歐美,按國家要求的最低工資來計算,年薪也可能已超過10萬人民幣;而一個普通行政類員工的工資可能超過20萬人民幣每年。相比中國,許多辦公室崗位仍可以以月薪3000元招到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員工。
            舉個例子。照理說協同辦公軟件應當是使用最為廣泛的企業級應用,各行各業無論大小規模,都可能需要用,且功能通用性強,成本也不算高,應當是個有巨大規模的市場。事實上,意圖切入這一領域的創業項目也確實相對較多。然而辦公效率提升,除了企業行政類人員省去了不少麻煩外,在許多情況下其他崗位員工不過是在無知無覺中每月多花費了幾小時,而這幾小時恐怕也不會有額外的工資。而行政員工資甚微,倘若公司規模僅有幾十人,優化過的協同模式對效率的提升就算尚可,但落實到成本支出的財務指標上,恐怕收效也幾乎可忽略,也就很難有將免費的服務升級為付費的動力。當隨便一個崗位都要年薪20萬的時候,情況自然大有不同。
            面向市場銷售職能的平臺化超越
            無論怎樣,許多企業即便小微,每年可能還是有一些IT投入。這些投入最可能去哪里?
            創投界選擇最能讓估值迅猛增長的賽道,因而更多資本去了消費市場。對企業而言,IT投資去改善哪一職能可獲得更大的ROI?與消費市場繁榮所匹配的,企業IT投資去了能在升級的市場中多分一杯的環節,也就是銷售環節。
            再進一步,同樣是面向客戶的市場銷售職能,不同渠道,IT投資的效益也有比較效應。例如,近幾年許多領域移動端的消費群體增長速度要大于其他渠道,導致企業IT投資向移動端傾斜。許多企業的官網功能似乎已很久未升級。與官網上操作的各種不盡如人意對應的是移動端服務的優質體驗。這也是因為,同樣的預算規模,花費在移動端所獲得的收益要遠大于投入在PC端的官網上。
            例如,可以把淘寶看作一個SaaS服務平臺,除了作為數字化渠道外,也為無數小微企業提供了數字化的銷售流程服務,但首先,淘寶為他們帶來了客觀的客戶量。
            對許多行業而言,與其花成本改善內部效率,不如投資在搶奪市場份額上。也就是說同樣花費一百元,投在銷售環節帶來的收益往往遠比投在其他效率提升上大得多。
            增長迅猛的消費市場中,市場與銷售職能天然與消費者有直接接觸,將其設計成一個對C端有影響力的流量入口平臺,也就變得順理成章。最終,這類領域的聰明玩家,不會成為單純的企業級應用選手,而是更具發展空間的平臺塑造者,走向通過抓住C端而令B端甘愿埋單的模式,從此超越了企業級應用的范疇。
            細分領域際遇可能大相徑庭
            中國的人口結構已進入拐點。勞動適齡人口占比已過峰值,開始迅速縮減。這一變化既影響消費結構、也影響企業用工成本。但是否意味著企業級應用將迎來機會期,就細分領域來看,際遇可能大相徑庭。
            消費市場有較強增速的板塊,隨著人口結構的變化也將有所變化。那些已度過市場高增速期的行業,獲取更多客戶不再相對容易。它們的IT投資優先級也將勢必有所調整。但只要整體經濟形勢良好,因主流消費群體的遷移,在消費市場中,仍舊會有新的高增長領域,吸走創投資本,分走企業IT預算。
            在企業人力成本方面,適齡勞動人口減少,并不意味所有崗位的人力成本都將明顯上漲。例如,可以進行全球人力資源配置的制造業,在其他國家仍有低價勞工時,本國工資就很難有大幅提升。排除國家干預的影響,中國制造業的本土規模將呈現萎縮。
            顯然,本地服務業將是勞動力成本增長最快的領域。尤其是既往成本較低的服務業,以往的成本基數低,導致成本增幅會很大,對企業人力成本增長的壓力是巨大的,勢必將尋求解決之法。也就是說,對某一服務行業而言,對那些工資增幅顯著且人數龐大的崗位,尋求數字化解決方案以有效提高單人產出將具備強勁驅動力。例如:中介性機構的代理人;餐飲業的服務生;物流業的快遞員;等等。當然不是所有領域,從技術層面都能找到有效的解決方案,但如果有這樣的方案,就一定能開辟一片可觀的市場。
            不得不說,創新成功得借勢而為,而相比各類勢能,人口勢能恐怕是除政府勢能外,最難以撼動的大勢了,既造就了消費市場的熙熙攘攘,也促成了企業級應用市場的平平淡淡,我們能做的唯有順勢而為。
            關于企業級應用哪些垂直領域更有機會,前途更光明,后續將做更多研究,也歡迎相關從業者溝通探討。
            以上文章,首發《中歐商業評論》微信公眾號,略有刪節,文章標題為:美國獨角獸數量最多的行業,為什么在中國卻飛不起來?

          小微恭候您多時了~

          021-5271 5839(產品)

          021-5109 9515(解決方案)

          单双四肖中特

                <div id="wqhc5"></div>

                        <div id="wqhc5"></div>